人物专访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>人物专访
专访逸伦创联总监尉建:传统与现代融会贯通发布时间:2016-06-27  阅读:653次



尉建,中国青年知名设计师,设计上下游产业链模式发起人之一。

IFI 国际室内设计师/室内建筑师联盟会员

中国装饰协会(CIDA)会员

浙江省装饰协会设计委常务理事

浙江省建筑行业协会会员

浙商理事会常务理事

杭州市装饰装修商会常务理事

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会员

杭州市装饰协会会员

杭州市装饰专家库专家成员

您可以简单谈一下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吗?

这个问题其实不同的项目,有其不同的理念。设计理念我们统称为MI(Mind Identity),就是理念的文化植入,理念的植根点。假设我们做一个办公空间,这个理念可以有很多个,比方说我要做“文化”这个关键词,或者说我要做“国际化”的一个关键词,或者是“商业化”这个关键词,根据关键词的不同,我的理念的植入是不一样的。比如像我的公司的装修,是一种“新东方”的文化,我要让别人知道,我和其它的设计师侧重点是不一样的。我更喜欢传统一些的,但是这个传统我又不希望简简单单只停留在一种古老的、几百年前的东西。我会利用一些现代的元素去诠释它,让它又不失一点时尚。这就是我办公室设计的一个理念,或者说是一个着眼点。

我只能讲,我们作为这个理念的提炼,有两种,我们一定要把家装和工装切开来看的话,我觉得家装更多的理念应该是根据我们的业主,他本身的人物性格,他对实用性能的要求,包括他对审美的偏向。我们和业主交流,从中提取、总结,然后用我们专业的设计元素将它还原。

如果是工装的话,注重的是一个空间的实用性能。我把我们的设计称为应用型美学,这个设计是需要应用的。把肯德基装修成外婆家的摸样,那里还能卖肯德基吗?不同的人群在不同的空间里会有不同的习性,不同的行为习惯。肯德基麦当劳是卖快餐的适合快节奏年轻人的,外婆家虽然很商业化,但是还是很有杭州本土的味道的,比较适合家庭聚餐。不同的人群他的生活习惯、价值取向是不一样的,他对空间的审美也是不一样的。

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要围绕我们营业的核心。吃饭追求的永远是翻桌率,住宿永远是住宿率,如果饭店装修很豪华没有翻桌率,旅馆装修很漂亮最后没有住宿率,这个设计就没有其价值。一个做的再到位的设计,哪怕拿再多的奖,不能为甲方去创造他的效应,首先就死了一半了。它是一个好的作品,但它却不是一个适用于现代社会下的应用型美学。设计理念其实取决于真正适用的人群,我做每一个项目,我的切入点,我的理念都不一样,或者是为了打动甲方,或者是出于我个人的想法,想为这个空间赋予一些内在,这个内在就是设计的“精”或者他的“根”。

让一个设计除了形式以外可以更加立体,说白了就是当大家的产品差不多的情况下,比的就是一个外延,是一个附加值。附加值越多,我产品的高度就越高,被销售的可能性就越大,这个也是我们的一个理念。我的东西如果不能帮甲方快速销售,不能够帮他盈利,不能够帮他得到一个好的口碑,我这个产品谈风格、谈元素,谈了半天卖不出去,那它就是一个形而上学的东西。

您觉得您比较成功,或者说最成功的作品是哪一件?

对我们来说没有成功与不成功,到现在没有一个作品我个人觉得百分之百满意的,如果真的要说是满意,那就是有一天我自己做甲方,我自己给自己设计一个家,很遗憾,我没那么多时间,我家是让我员工帮我做的。设计其实是一种甲方与乙方的一种博弈,甲方会提出很多他的想法,其中会有很多摩擦,会有意见上的不统一,这是一个在调和当中双方让步的过程。在让步过程中一定会打破我们设计的原汁原味的东西,因为我们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主导,一个被调和出来的产品,从我个人来讲他多少都是会有遗憾的。如果一定要讲满意的,每年我自己操刀的一些项目,我相对来讲会满意一些,因为我自己和甲方沟通,90%以上是我占主导。

当然这么多年来,我也有我自己的一个发展。我08年的一个作品,在当时拿了全国金奖,那时候我觉得这个作品还不错,但是从今天再去看那个作品,我觉得有太多的问题,人在不断地成长的过程中,随着我的成长,我对以前所谓满意的作品,也会有一个新的看法和观点,在每个阶段,会有不同的满意的标准。

我看到您的办公室里有很多的奖牌,您觉得您自己比较看重的是拿哪一个奖?

其实我没有特别看重的奖项,一定要说出一两个的话,我觉的09年,那时我代表杭州赛区去参加一个全国比赛,是要从杭州经过层层选拔以后再到全国比赛。当时有很多设计师参赛,通过评委评选的,最后我代表整个浙江省第一次拿了个金奖回来,我觉得这个是要靠实力的。另外,去年年底评比的十大新锐,浙江省就我这一个名额,也是全国有很多的设计师去参加评选,我当时主打就是我做了个中国风,我把我做的所有中国风的案例发过去。我觉得要参加这种国际的或者是全国性的比赛,才是能真正展现自己能力的。但是我个人觉得不必太过看重这些奖项。如果你设计没做好,即便是拿了很多奖项,那还是假的。

客户与你在装修设计之上有还要添加些自己的东西,你会是怎么看待的?

我认为设计如衣服。打个比方,如果今天一个客户来找我,首先一定觉得我做旗袍做的比中山装要好,所以找到我,如果做裙子,他一定不找我,我只做旗袍。我会为你量身定做,整个版型我会帮你设计好做好,至于你在上面是要挂块围巾,别一个胸针或是干嘛。那是你自己的装饰,不在我的范围以内。设计他是一个折射体,它承载的是某个历史时期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宗教、哲学等方方面面。不同历史时期的审美观点是不一样的。审美的思潮是根据一个大的历史阶段,或者说是当时民族的一个共性来确立的。而在现代,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一个“和谐”,既然每个不同阶段的审美都会出现差异,何况是个人呢,每个人喜欢不同的风格,既然是客户要求的,我们就要尊重这个空间使用的主人。矛盾处处都有,是无法避免的,只要你有“和谐”心态,就能很好的规避、化解这些矛盾。

您企业的名字叫“逸伦”,其中有什么深意吗?

“逸伦”,这个词其实很生僻,“逸”是飘逸超越,“伦”是伦理辈分,加在一起就是超越同辈的意思,这是我企业的文化植入,也是我们整个团队的文化核心,这是我的个人理想。我不会去和陈耀光陈会长比,他是会长,我们虽然关系也不错,但是哪怕有一天他不做设计了,他的那个地位总是在那里的,因为他毕竟要比我大这么20多岁。我也不会去和张丰义比,因为我不做夜店,他设计娱乐场所应该是号称浙江第一,在全国也很有影响力。我也不会去跟我的学生比,因为我32岁,他们22岁。我只跟与我同龄的人比较,再一个就是我不跟官二代、富二代比。我就和大家一样,老老实实出来,白手起家,好好去干,一步一脚走出来,这些人当中,我努力做到最好就可以了。这就是我企业的文化教育。“逸伦”,超越同辈,努力做好自己。

您对您公司人才的培养是持什么态度呢,会不会担心人才跑掉而不去培养他们呢?

我跟我的很多员工讲,你只要在这里踏踏实实的工作,要走出去我也会帮你的。我觉得,如果你因为担心人才跑了而不去培养,这样的企业只有死路一条。有可能我出培养10个人会走掉8个,那至少还有2个人留下来吧。往大的方面讲,就算我培养的人才走掉了,但是他们还是在装饰行业吧,我在为我们装饰界培养人才,我在为我们国家这个行业培养人才,或许有一天他们会超过我,但是他们曾经是我的兵,没什么不可以的。现在有几个我以前的员工出去后又回来跟我讲,要我到江西开分公司,能不能合作一下,没什么不可以的,只要你有团队,只要你不丢我们公司的脸,只要你能对当地这个设计有促进,这些都可以谈。

您大二的时候就出来自己创业了,为什么你不像其他学生一样还在学校里面多享受一段时间,或者是多学一点东西啊,您怎么想的就自己出来创业了呢?

环境所逼嘛。其实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,我也只是在最近的两三年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,刚刚开公司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干嘛,只是想活下去,大学里面就更不清楚自己的目标了,我想让我自己的学习与生活更好的一点的时候,我必须要去赚钱。最开始,我们就是从画素描画写真开始做起,后来发现这个赚钱比较慢,就帮人卖电脑,那时买一台电脑就能赚50块钱。到大三的,我已经能够帮别人画点图纸赚钱的时候,我就选择了家装,去描点图纸。这是一个被逼出来的过程,当时也没有太大的理想,那时候也没有高瞻远瞩,只是为了更多的赚点钱,让自己活的更好一点。

在您眼中,您比较崇拜,或者比较喜欢的一位设计师是谁?

我在圈子里崇拜的人挺多的,也说不上崇拜,应该是一种向往,包括我们的会长陈耀光,虽然他现在做设计不多,但是他的影响力,我还是很欣赏的。还有我们圈子里的陈林,张丰义等等设计师,陈林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设计师,而且非常的优秀,我个人觉得这么多设计师当中我最欣赏的是陈林。张丰义让我对设计有了物流的概念,他当时做设计也做施工,后来只做设计,而现在就做一些材料的物流配送,我觉得这是设计的一种延伸,是一种好的方法,我也在学习。还有像陈涛,他涉足了酒店业,他跳出圈子做圈子,我也挺崇拜他的。但是,目前在设计方面让我特别震撼的,还是在深圳、北京这些地方,我个人比较喜欢做中式的设计,深圳的秦月明他的中式做的非常不错。北京的方振鹏老师,他和我讲了很多设计的观念理念,有时候我还真听不懂,但是我能感觉到,他是在用生命做设计。我觉得做家装,像福建的连君曼,不开公司,就自己画图,一年只做四、五个客户,设计费就能收几十万,她不做施工,但是她做的每个项目都是经典,我也特佩服她。

您觉得浙江省在设计方面做得怎么样?

浙江省的设计力,在全国应该属于中等偏上,以杭州作为浙江省的一个龙头,如果以全国来讲的话,杭州还没有一个设计师可以达到90分,大部分都在80分到90分之间。也就是说我们都是具备了冲一线的这个水平,但是我们都还是有这么点欠缺,有人说这是和杭州的文化土壤也是有关一定关系的。因为在北京更容易成功,深圳更接近于港台,上海是老外更多,所以我们还是处于他们这个层次以下,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。

现在有很多一线大城市的设计师,都前往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发展,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?

我刚刚也讲了杭州其实是属于二类半的设计水平,北京、深圳、上海属于一类。这些一类城市的设计师来到了杭州,你就会发现很多杭州的设计师都到宁波、温州去了。其实有两种原因:第一,现在境外设计师越来越多,导致港台很多设计师已经不吃香了,很多一线的设计师都从原本的城市里退出来,首先选择的就会是像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。那么我们如果能力比不过他们,我们就只能把我们的“土地”让出来。他们将以前的城市让给老外,我们就让给他们,然后我们再往其他的省内城市走。但是也不排除有些设计师还在那里努力抗争的,现在杭州已经有一批比较年轻的中坚力量已经顶了上来,如果我们还能再坚持五年、八年,那么我相信我们还能保住浙江省设计的一些风格特色,甚至还能往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去走一走,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。

但是,我觉得浙江省有一点还是很庆幸的,因为浙江省省装协非常优秀,罗宝珍罗秘书长对我们浙江省的设计行业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其实我佩服的未必是设计师,我在这个圈子里我最佩服的还是罗宝珍秘书长,她把我们的行业带到了一定的高度。以前浙江省内的设计师更多是各自为战的状态,而现在许多的一线设计师已经慢慢的在整合了。“三陈一张”也是罗秘书长带出来的,形成了浙江省设计行业的一块招牌。现在很多年轻一辈的设计师,也是因为他们(省装协)给予了我们一个展现自己的舞台。我觉得浙江省装饰协会,在全国我看的这么多协会当中,应该要排到前三位。 

 

Copyright @ 2016 中国(长沙)创新设计产业园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网站:www.cs-id.cc 湘ICP备17024787号-1  湘ICP备17024787号-1  技术支持:泽帆网络